导入数据...
 
脑与心理科学研究院王福顺教授团队在《Nature Communications》发表最新研究成果
[四川师范大学科学技术处]  [手机版本]  [扫描分享]  发布时间:2023年4月27日
  查看:624
  来源:

       近日,我校脑与心理科学研究院王福顺教授课题组在《Nature Communications》(Nature子刊,中科院一区top期刊,IF=17)在线发表了题为“Distinct astrocytic modulatory roles in sensory transmission during sleep, wakefulness, and arousal states in freely moving mice”的论文。该文对肾上腺素调节唤醒度的机理进行了探讨,发现肾上腺素是调节唤醒度的最重要的神经递质,且这种调节作用可以通过星形胶质细胞的钙信号进行增强。该研究对深入了解情绪的唤醒度的神经机制具有重要意义。情绪维度理论提出情绪具有唤醒度(arousal)和效价(valence)两个重要的维度。尽管有很多针对情绪维度的研究,但是没有实验能够确定唤醒度和效价的神经基础。在当前众多情绪大脑定位的研究趋势下,王福顺实验室独创性地提出决定情绪维度的不是大脑定位,而是神经递质,并且提出单胺类神经递质可能是情绪最重要的神经基础。

123.png

       本文通过对自由活动的小鼠的唤醒度区分为三个水平进行研究:睡眠状态-清醒状态-激惹状态,发现注入肾上腺素或者电刺激蓝班核可以诱发星形胶质细胞的钙活动。这些钙活动可以诱发大脑的唤醒度,而且这些唤醒活动可以特异性地被肾上腺素受体阻断剂所阻断。

1234.png

       通过在体脑电实验发现,星形胶质细胞的钙信号可以直接影响感觉传入。诺贝尔奖获得者CaJal曾经提出,星形胶质细胞最重要的功能便是在睡眠的时候阻断神经传入,在清醒的时候退出这个阻断。实验人员研究发现,睡眠时感觉信号仍然可以传入到中枢,但是这个传入可以受到胶质细胞的钙信号影响。该研究为肾上腺素对不同的唤醒度的调节作用提供了实验证据,而且证实了星形胶质细胞可以作为一个中间放大器来增强肾上腺素对唤醒度的调节作用。


(微信扫描分享)
编辑:科学技术处